搜 索
字號:
陶器起源考古新突破 山水桂林增添新名片 ----桂林是“萬年智慧圣地”
發表時間:2016年11月15日 13:30來源:中新網廣西新聞

摘要提示:2001年至今,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及桂林甑皮巖遺址博物館的考古學者一直持續不斷圍繞廣西陶器起源開展研究工作。近日,甑皮巖陶器起源研究工作取得重大突破。

甑皮巖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大門。

  中新網桂林11月15日電(記者 楊陳)2001年至今,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及桂林甑皮巖遺址博物館的考古學者一直持續不斷圍繞廣西陶器起源開展研究工作。近日,甑皮巖陶器起源研究工作取得重大突破。

  甑皮巖遺址位于山水甲天下的廣西桂林市象山區,發現于1965年6月。1965年進行小范圍試掘, 1973年6月至1975年8月第一次發掘。2001年4~8月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組織力量對甑皮巖遺址再次發掘,2003年11月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廣西文物工作隊、桂林甑皮巖遺址博物館、桂林市文物工作隊等單位聯合發布中國田野報告集《桂林甑皮巖》。甑皮巖史前文化遺存分為五期,第一期距今約12000~11000年,第二期距今約11000~10000年,第三期距今約10000~9000年,第四期距今約9000~8000年,第五期距今約8000~7000年。經多學科的綜合研究表明,甑皮巖史前遺址沒有稻作農業,沒有家畜馴養,也沒有家豬飼養。甑皮巖史前文化遺物經數次考古挖掘,目前共出土第一至第五期陶制品439件(另有未定名器45件)以及大量的陶器碎片。其中,第一期陶器最為原始,第二至第五期陶器在制作工藝上呈現出不斷發展進步的特點。

  2010年,以甑皮巖遺址為基礎的甑皮巖考古遺址公園成為國家首批23個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立項名單之一,2013年被國家文物局公布成為華南地區首個國家考古遺址公園。

  甑皮巖首期陶與考古實驗

  甑皮巖遺址第一期發掘的成型陶器僅有一件,簡稱“甑皮巖首期陶”,為兩片陶器殘片,呈敞口、圓唇、斜弧壁的圜底釜;器表灰白色,近口沿部分顏色略深,呈灰褐色;器表開裂,呈鱗片狀;口徑27cm、高16.4cm、口沿厚1.4cm、胎厚3.6cm。甑皮巖首期陶距今12000年,它燒成溫度極低,胎質疏松,遇水易解離,疑似沒有完全陶化,歷經萬年歲月的侵蝕奇跡般留存至今,于2001年重現人間。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考古專家根據甑皮巖遺址出土的第一期陶器殘片繪制的甑皮巖陶雛器線圖。

  桂林甑皮巖博物館館長周海介紹,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對甑皮巖首期陶燒成溫度進行測定,證實其未經250℃以上溫度燒制過。

  2001年-2013年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與桂林甑皮巖遺址博物館的專家多次組織開展模擬甑皮巖首期陶的考古實驗。實驗顯示:按照甑皮巖首期陶的制作工藝,將天然泥土與砸碎的石英石顆粒按特定比例配合,加適量水充分揉練形成具有一定粘結力及抗裂性的坯料,用其捏塑而成半圓頭盔型、與甑皮巖首期陶基本一樣的 “泥塑器”,僅需數日晾干,不用燒制就可用于燒煮田螺等食物,“泥塑器”直至田螺煮熟都不開裂。

甑皮巖首期陶-陶雛器

  陶器考古新發現:雙料混煉與陶雛器

  2016年9月,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廣西文物保護與考古研究所、桂林甑皮巖遺址博物館、桂林市文物保護與考古研究院、中國民主同盟廣西壯族自治區委員會經濟委員會聯合出具《綜合意見書》,形成關于“陶雛器”研究成果的綜合意見。

  周海介紹,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等“五方單位”一致認為:甑皮巖首期陶屬于甑皮巖先民使用“雙料混煉”技術制作成的“陶雛器”;甑皮巖首期陶作為中國乃至世界罕見的“陶雛器”,是特殊的泥塑器,也是特殊的陶器,是陶器的雛型,是陶器研究史上的重大發現,對研究陶器起源具有重大意義。

甑皮巖首期陶-陶雛器

  關于“雙料混煉”及“陶雛器”, 中國民主同盟中央委員、注冊陶瓷價格評估師、 陶器“雙料混煉”技術首提者及“陶雛器”稱謂提出者陳向進介紹,“雙料混煉”是指利用一種自然泥土與另一種材料(土壤、石料、貝殼或其他材料)以骨肉相融的方式,按照一定比例配比,加適量水互相羼和,經過一定方式混練后,形成具有一定粘結力及抗燒煉能力的坯料,用其塑制的器物可承受一定程度的高溫燒煉甚至煉而不裂的工藝;“陶雛器”則是采用雙料混煉工藝制作,通過一定方式成型,未經燒制即可承受一定程度火燒不開裂,具有一定用途,在使用中不斷經受火燒并形成一定致密度,尚未完全陶化的夾砂泥塑器。

  “甑皮巖發現的‘陶雛器’,應該是陶器從無到有的中間產物。目前在中國已公布的考古成果中,最缺乏的就是陶器從無到有的發展階段中的考古標本,中國已有10多處遺址發現絕對年代超過10000年陶器標本,但經科學測試、確定燒制溫度不超250°C、而且已經成型的考古標本目前只見于甑皮巖遺址,可以說是填補了陶器研究史上的空白,這是我國陶器考古首次發現陶器起源過程的考古標本,是陶器考古的新發現。”周海說。

  “考古實驗顯示,雙料混煉是甑皮巖‘陶雛器’制作的關鍵技術,‘陶雛器’僅需數日晾干即具備燒煮田螺功能的奧秘在于泥土和石英石顆粒兩種材料特定比例、骨肉相融的混練,雙料混煉是陶器起源研究的一個新認識、新發現。” 周海說。

用“雙料混煉”工藝復制的陶雛器未經燒制僅晾干數日

  萬年智慧出桂林:高智商與大智慧

  甑皮巖首期陶的發現證明萬年前的甑皮巖先民掌握了雙料混煉這項技術。周海介紹,經過近年的研究,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等五方單位一致認為:甑皮巖先民是具有高智商的智慧人,雙料混煉技術是萬年前人類的發明,桂林是萬年人類智慧圣地。

  廣西博物館原館長、甑皮巖首期陶研究學者蔣廷瑜介紹,甑皮巖的洞壁是石灰巖,但第一期文化層出土了不少小石英礫石,在出土的石器中卻沒有以石英為原料加工成的器物。

  “這些石英礫石應是當時人類外采帶回,用于雙料混煉‘陶雛器’制作。”蔣廷瑜推斷,這應該是萬年前甑皮巖先民有意識的行為,他們將天然陶土與砸碎的石英石按特定比例配合,雙料混煉制作“陶雛器”,體現出非凡的智慧。

  “雙料混煉考古實驗證明,雙料混煉羼和料的比例多與少,直接影響到‘陶雛器’在燒煮田螺時是否開裂,羼和料羼多開裂,羼少也開裂。只有在一定比例的情況下,雙料混練至骨肉相融時,‘陶雛器’才具備燒煮田螺至煮熟不開裂的功能。它蘊藏著人類的高級智慧,而且是高智商的智慧,代表著人類社會的進步。據此推測,甑皮巖先民具有高智商的思維,是高智商的智慧人。”陳向進說。

  “甑皮巖首期陶雙料混煉工藝已經具備制造技術的基本特點,彰顯了甑皮巖先民在一萬兩千年前已經發明創造并掌握雙料混煉技術,雙料混煉技術是萬年前人類的科學技術發明,桂林甑皮巖遺址蘊藏著桂林先民的高智商與大智慧,桂林是萬年人類智慧圣地。” 陳向進說。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考古專家在進行“雙料混煉”考古實驗。

  萬年智慧圣地影響深遠

  清華大學經濟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教授表示,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桂林作為古老的西南絲路、海上絲路與茶馬古道的重要樞紐,作為萬年桂陶文化的發祥地之一,將會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中國與東南亞國家之間的文化交融與經貿合作。

  民盟中央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方晉博士表示,桂林躋身“萬年智慧圣地”,將為地方經濟發展帶來新的動力源,極大地促進桂林國際旅游勝地的建設。

  “桂林是國際旅游勝地,旅游主推的內涵就是文化。此次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等單位依據考古發現,確定桂林是萬年智慧圣地,發掘了距今12000年的‘陶雛器’,更加厚實了桂林的文化內涵和歷史底蘊。對于未來形成標志性文化品牌,促進當地旅游進一步發展,具有非常深遠的意義。”廣西財經學院院長夏飛教授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目前人們對桂林普遍的形象認知更多的是局限于自然山水景觀,而萬年智慧圣地恰好促使桂林成為文化智慧與山水生態交相輝映的城市,這將極大地促進桂林國際旅游勝地的建設和發展,這就是文化的力量。

  夏飛說,從產業經濟發展的角度看,廣西已經擁有中國四大名陶——坭興陶的文化品牌。“陶雛器”的命名及萬年人類智慧圣地的確立,更進一步說明廣西制陶產業歷史悠久、工藝精湛、品質上乘。“陶器起源標志著人類社會文明的進步,桂林發現史前‘陶雛器’,使現代人首次感知到萬年前桂林先民的高智商與大智慧,這是一項了不起的發現。”

  他認為,今后廣西在打造陶瓷產業時,應緊扣“陶雛器”的歷史文化內涵,做足桂林萬年智慧圣地的文章,促進陶瓷產業經濟騰飛,使廣西名陶再展雄風。(完)

更多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大乐透彩票预测专家